当你们看到这封遗书时,我妻子已被两个公职恶霸施暴后饮恨投江!这世界的恶,他们占了一半!

来源:     时间:2019-11-02 12:10:53
分享到:

亲爱的全国网友,尊敬的各级领导:
 


向你们发出这封求助信的时候,我的心在泣血,我的眼泪已流干。我实在想不明白,在法制社会的今天,在中央扫黑除恶的今天,居然还会有此等事情的发生。


 

我叫曹伟,男,现年37岁,住址:娄底市娄星区链钢玉石街60号门面,电话:13907381906,身份证号:432501198207034534.我妻子肖艳红,自杀时31岁。 我们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6岁,今年刚上一年级,儿子今年11岁,6年级。在我妻子遭恶霸残忍施暴饮恨跳江自杀前,我们有一个虽贫穷但幸福的家庭。

 

当您看到下面这封遗书的时候,我的妻子因遭遇朱东华(娄底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公职人员)、唐琳(残联公职人员)这对恶霸夫妻残忍施暴,在有关人员包庇下含冤投江自尽了。


 

下面是她生前留下的泣血遗嘱:

 

1.jpg

 

2019年8月9日,晴!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中央打黑除恶的第570天。点击查看崔永元大胆发声!


 

早上9点,我妻子肖艳红提着一个袋子,准备去姐姐家为姐夫庆生!来到玉石街52号门面前的一棵树下面时,她放下袋子,在这里等车。


 

厄运,由此拉开了帷幕。

 

这时,距离我妻子肖艳红不远处的朱东华(娄底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公职人员),看到我妻子放在地上的袋子,就大声嚷嚷道:“垃圾不能丢那里!你眼睛瞎了?没看到那写了个牌子吗?你个骚XX,怎么这么没素质?”

 

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用这种污言秽语辱骂一个弱女子没有素质。到底是谁没素质啊,真是太讽刺了。

 

都说来言不好回言重,无端的辱骂让我妻子肖艳红心里异常气愤,有事就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要骂人?于是对着朱东华就回骂了一句:“你才是骚XX养的呢。”

 

随后又连忙解释:“我这个又不是垃圾!你那些字我也看见了!”

 

平时就嚣张惯了的朱东华没想到我妻子还敢骂回来,就气势汹汹跑了过来,指着我妻子的鼻梁就破口大骂:“你敢骂我娘?我今天要打死你个骚XX!”说着猛的抓住我妻子的一只手,抡起他的右拳,猛烈的从我妻子的头部击打过去。

 

我妻子一介女流,自然不是朱东华的对手,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肖艳红就被打的头痛欲裂、眼冒金星、站立不稳,却又无法摆脱更无还手之力。狂暴之下的朱东华用力的对肖艳红拳打脚踢,拳头像雨点般的落在肖艳红的前胸后背,以发泄对方胆敢回骂的怒气。

 

听我妻子生前叙述,这一刻的朱东华,显得特别威风。


 

夫妻本是同林鸟,没想到这对恶霸夫妻,欺负人的事情也是同心协力。

 

朱东华打得正起劲时,他的老婆唐琳也跑过来了,即便手里还抱着5个月的小孩,同样狠狠的就给了我妻子肖艳红一记响亮的耳光,嘴里还骂着难听的语言。

 

朱东华或许觉得,仅仅夫妻二人殴打我老婆还不足以显示自己的牛B,于是又叫了很多帮手过来,把肖艳红团团围住,扬言说要打死她。

 

毕竟是法制社会,朱东华虽然有胆量向围观群众显示他们夫妻的威风,但还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死我妻子。最终,肖艳红还是奋力挣脱了他们的围攻,从几十个围观人群中走出来,及时拨打了110,站在路边一辆车子前面等待警察前来主持正义。

 

谁知道这辆车子就是朱东华的,朱东华至此依然不依不饶,与他叫过来的人一起过来大声对我妻子肖艳红吼道:“滚开!”

 

肖艳红说:“你打了人不要跑,警察马上就到了”。

 

朱东华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跳上车一踩油门,就朝我妻子撞了过来,直接就撞到她的双腿上。


 

肖艳红身子摇晃了几下,强忍着疼痛倔强的没有倒下,但双腿已经像断了一样,疼得出不了声。

 

这时朱东华又吼道:“你滚开不滚开?不要挡住我的路!”

 

肖艳红说:“110马上来了,你别想跑!”

 

自己的权威一再被一个弱女子挑衅,朱东华怒了,跳下车抓住我妻子又是一顿乱揍,再次将肖艳红打倒在地。

 

苦熬十多分钟后,110终于赶来了。我妻子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


 

看到了警察肩章上闪亮的国徽,我妻子终于舒了一口气,仿佛找到了一座坚实的靠山。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又发生了。

 

就在警察询问我妻子事发经过时,朱东华的老婆突然又冲过了来,推开警察,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肖艳红的脸上,将她再次打倒在地上。


 

此时的肖艳红头脑一片空白,再也无力爬起来。

 

 ......

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想明白,身为国家公职人员,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底气和依仗,敢这样目无法纪,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警察的面打人,不把执法部门的权威放在眼里。
 


 

而我们的人民警察,群众的保护神,居然也没有制止,放任这种事情的发生。


 

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朱东华夫妻显然对诗和远方没兴趣,只爱眼前的苟且,将一家恶霸的本质统统实践。

 

最终,肖艳红被110带走调查情况,而朱东华夫妻,却没有跟着一起上警车,大摇大摆的单独去的派出所!


 

如此处理结果


 

一桩恶性伤人事件,到了派出所后,立马变成了一件普通纠纷。他们要做的工作是组织双方调解,而所谓的调解结果,就是朱东华夫妻支付1000元给我妻子了结此事。

 

我妻子听到这个处理结果,懵了。


 

但接下来派出所民警的话,就让我妻子更恐惧了,警察们说:像这种情况,就是打你个轻伤也就赔个3000、5000的事,你要是不同意,走法律程序,让你一分钱也拿不到,医药费还要你自己出!

 

我妻子肖艳红在这一刻,心里一片灰暗和无助,她深刻的体会到了“官官相护”这句话的文化和内涵。

 

不是说中央正在打黑除恶吗?不是说有事情找民警吗?怎么一切都和自己理解的不一样。

 

我妻子向派出所民警提出打架现场有监控,调出视频监控就知道事情经过,但是派出所的民警对她的建议置之不理。

 

在我妻子的坚持下,通过派出所协调,朱东华才同意先送她上医院检查治疗,由朱东华支付住院费用。


 

以死唤醒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8月9日晚,远在广东打工的我在接到妻子肖艳红的电话后闻讯赶回娄底,去医院照顾妻子并了解事情发生经过。

 

在医院治疗过程中,我妻子多次联系朱华东及派出所要求解决问题,但朱华东和派出所置之不理。

 

住院期间,我妻子肚子疼得需要24小时输液,还不能进一点饮食。身体的疼痛倒也罢了,相关部门的处理态度更像一块巨石一样,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

 

拖到8月16日,我们交到医院的5000元钱和朱东华交的二千多元钱早就花完了,医院通知医药费欠费,需要补交。一护士还称,再不交钱,就不给你打针了。

 

随后,我妻子肖艳红马上电话向派出所具体负责的领导陈某说明情况,陈领导回复说朱东华会过来缴费。

 

拖延了数个小时后,朱东华夫妇终于来到了医院。但这对夫妻面对病床上疼得汗水直冒的弱女子,非但没有任何一丝的同情和歉意,反而对我妻子恶语相向,飞扬跋扈。甚至说肖艳红的肚子疼与他们无关,他们不负责。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派出所陈领导也认为肖艳红的肚子疼与朱东华无关,对此事置之不理。

 

身体的疼痛,精神上的折磨,打人恶霸的嚣张,派出所的态度......一切的一切,让我妻子心灰意冷,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肮脏和不公。


 

也怪我粗心,没有过多关注到我妻子的异常,原来此刻的她,已产生了以死讨说法的决心。现在回想起来,我妻子的死,和我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人间真苦,活着真难!

 

我妻子决定以自己的一死来唤醒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她一个人出了院,在娄底大桥上拨打了110,宣布自己要自杀的消息。


 

她最后选择了打电话给110而不是打电话给我这个丈夫,或许是她临死前对有关部门发出的最后一次抗议。


 

“我要跳河”这句话,成了我妻子向这个社会最后的告别礼!

 

随后110到场,但决心以死抗议的肖艳红再也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丝留恋了。2019年8月16日18时15分,我妻子肖艳红纵身一跃,跳河自尽。


 

如果10万元能获得宽恕,还要法律做什么?


 

对于围观在大桥附近的群众而言,这一刻,世界仿佛已经静止了。娄底大桥下空,我妻子肖艳红那具呈自由落体下坠的身体越变越小,直到消失在围观群众的视线中。

 

肖艳红死了!我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抚着漆黑的棺材哭得死去活来,遗像里的肖艳红看起来依然青春美丽,面带微笑,她的遗像静静的看着一干哭着、跪着、悲伤着的亲人们,无言地寄托着她对丈夫,孩子和亲人们的无限哀思和眷恋。

 

肖艳红死了,但她的死并没有换来她期待中的公平和正义。

 

听闻妻子跳江自杀的消息的第一时间,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头晕目眩,世界一片灰暗。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你怎么舍得丢下两个孩子和我就这样走了呢?世界太不公平!


 

强忍着彻骨的悲痛,我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要求传唤当事人朱东华夫妻,希望派出所能为我妻子主持正义。

 

然而现实的残酷,给了正处于丧妻之痛的我当头一棍,派出所不出警、不出面,以联系不到朱东华为由,一推了之。

 

我发誓要为妻子讨个说法,我不能让自己的妻子死不瞑目。但无情的现实,再次给了我当头一棒。

 

两个星期后,警方的案情通报出来了:朱东华夫妻不负任何刑事责任,只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当然,朱东华也第一次低下了嚣张的头,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什么?不是你轻飘飘的一句“对不起”,就能换来“原谅你”。从朱东华的“对不起”里,我看到的只有肮脏的目的和虚伪的善意。

 


 

 经过相关部门的协调,朱东华夫妻大发慈悲,答应赔偿我们家属10万元的民事赔偿。


 

对我这个上有老,下有两个孩子要读书的男人来说,钱固然是非常重要的,你朱东华这对恶霸夫妻,我跪求上级领导,必须让他们承担起应有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你们,更不配继续呆在公职人员队伍里败坏政府形象。

 

2.jpg

 

逝者已去!生者无助!


 

看着一双年幼的儿女和年迈的父母,我不禁沧悲然而泣下!


 

我无法责难我妻子为何会这么绝情而去,或许是我没有感同身受她在历经这一事件过程中所遭遇的一切屈辱与绝望。妻子留下这一白纸黑字的遗嘱,不知会给一双年幼的儿女心中留下怎样的伤痛烙印?


 

我妻子自杀的消息传出去后,远亲近邻,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网友都纷纷表达了对我们一家的同情和愤怒。从他们的态度里,我看到了正义与善良,愤怒与担忧,却也看到了世间最大的无奈。

 

恶霸之所以成为恶霸,是因为他们通常会依托一些邪恶、没有职业操守的公职人员的包庇、帮衬而存在。

 

我在对我妻子以死求公正的行为表示悲伤的同时,更希望如我一样碰到此类事件的小百姓们,千万别再选择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去祭奠那些本就该被消灭的邪恶。当然,更希望老实善良的普通百姓们,能生活在一个公平、正义、安全的环境里。

 

浑水会滋生更多恶鱼,及时发现并将水治清,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至于像朱东华夫妻这种浑水里的恶鱼,我期待上级领导能将之捕捉上岸,放到砧板,拿起刀斧。

 

23年前,陕西汉中已经出了一个张扣扣。我最担心的事情是,我年仅11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会不会再步入张扣扣的后尘,让另一个悲剧再次在人间重演。


 

 

上一篇:500余万劳务费被拖欠,达成调解后中隧四处郑东新区项目部仍不愿给钱!究竟咋回事

下一篇:长治:首阳山煤业为瞒矿难 狂发封口费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